我的位置: 首页 > 视频 > 正文

深山养蜂人:“百花蜜” 酿造甜蜜事业

  “养最好的蜜蜂,卖最好的蜂蜜,心里踏实。”

  陈超是一个养蜂人,他养殖的土蜂(中华蜂)不在庭前屋后,而是在远离城市喧嚣的深山密林之中,靠山吃山,养殖土蜂是陈超的产业选择,也是他在深山中寻觅到的致富方法。



  密林薄光照  青峰入白云

  施秉县境内,喀斯特地貌纵横沟壑,连绵群山此起彼伏。“山林里,晨雾还未消散,阳光透过云层,落下稀稀疏疏的光点,遇见雾气,又变成了迷幻的色彩,昏黄的树林下,只有一条隐隐约约的小路朝向远方。密林之上,白雾缥缈,似有青峰隐于其间……”这是陈超的养蜂之路,也是他采蜜的必由山路。

  陈超的家,位于施秉县舞阳河流域内的杉木河景区,域内奇峰林立,木竹清幽,悬壁藤蔓,古树临空,山羡水俏丽,水峦山环淌,处处都是遮天蔽日的树木,所见皆是原始森林。

  散养的土蜂,就分布在崇山峻岭中,以悬崖为巢,采百花为蜜。

  “从9月中旬开始,一直持续采摘到现在,最多时每天能带回来40公斤的蜂蜜。”每次临行前,陈超都十分兴奋。今天,他又要去10公里以外的地方采蜜,一来一回要走20多公里的山路。

  陈超散养的土蜂不在同一个地方,以家为原点,距离10公里以内属于近点,距离30公里以外属于远点,而离家最远的养蜂点在60公里以外。为吃上一口蜂蜜,有时陈超需要走一天的山路,为了应付山里的特殊环境,“一身长衣、一个背包、一把镰刀”是陈超每次出行的必备。

  “山中酿造的味道太过美味,值得追寻。”陈超说,为了寻找山里的“稀珍”,爬山涉水,上树下崖,他都愿意。



  绿水青山踏  野蜂筑巢来

  陈超追寻的野蜂,生活在深山众林之中,以百花为食,所产之物称为“百花蜜”。

  “大山中的蜜蜂,性格怪异,不喜爱庭前屋后,偏偏喜欢深山高处的悬崖,深山向阳、背风又有水源的地方就是中华蜂的最爱。”陈超说,杉木河景区山高、水深、林密,蜜源遍地,是天然上佳的养蜂场,深山中那些个大大小小的悬崖石洞就是最好的天然蜂巢。

  “土蜂野性难驯,人工养殖非常困难。”陈超告诉记者,野蜂需要野养,带回家集中饲养它会飞走,养殖土蜂,需要有大运气和大毅力。

  如此难驯的蜂种,怎么养?陈超是深山中的养蜂人,自然有他的养殖之道。“养殖中华蜂,重在‘养’,而不是‘驯’,养蜂首先要‘追蜂’。”陈超告诉记者,追蜂是一个过程,先用引子(蜂蜜、蜜渣)吸引蜜蜂前来,等它采完蜜之后就会飞回蜂巢,然后寻着蜜蜂飞行的方向进行追踪。“‘追’的过程可能会很久,一个山头接着一个山头地追踪,运气好的话几个小时就能追到,运气不好需要几天甚至是白忙活。”陈超说。

  光追蜂就需要在密林里穿梭几天,很多人受不来这个苦,但陈超坚持了下来。“养殖这个土蜂,得要有兴趣,把它当成自己的事业慢慢来做。”陈超从小就生活在山里,山中的一石一木、一花一草都喜欢,尤其是这吸食山间百花味道的蜜蜂,最是喜爱。

  因为养蜂,他追寻蜜蜂的脚步,踏遍了“千山万水”,走阔了山间野道。



  深山甜蜜酿  幸福来敲门

  “现在总共有150多个蜂箱,大都分布在施秉县境内,今年到目前共收获了500多斤蜂蜜。”

  “产量之所以低,是因为散养的土蜂与其它人工养殖的蜜蜂不同,人工养殖大多是驯化好的蜜蜂,一年可以产蜜3-4次,而散养的土蜂一年只能产蜜一次。”陈超说。

  尽管如此,土蜂蜜每斤仍然只卖150元,与市场人工养殖的蜂蜜一个价。“我们卖真蜂蜜,卖的是良心。”陈超说。

  虽然产量不高,但贵在真实。陈超介绍,真正的好蜂蜜只能养在深山中,土蜂生活在山清水秀的地方,所采集的花蜜天然无污染,所酿造的蜂蜜才是大自然的味道。

  正如陈超所言,大山深处酿造的土蜂蜜才是最好的味道。养殖土蜂不需要特意去打理,秋天去追蜂,等上个四季,来年就有收获。蜂蜜,是自然的赐予,味道,也有时间的酿造。

  追逐“一只蜜蜂”,一晃就是六年,陈超把养蜂当成了自己的事业。但在此之前,依靠景区的地理优势,陈超开起了农家乐,日子过得红红火火,后来,通过养殖蜜蜂,每年还能为家里带来5万元的收入,日子越发甜甜蜜蜜。

  如今,步入小康生活的陈超再无烦恼,在他眼中,一边经营着农家乐,一边与大山中的“精灵”打交道,两份事业兼得就是幸福。

  对于今后是否还要养蜂?陈超有自己的打算:“甜蜜的味道,如陈年的美酒,越来越上口。”。


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杨正海 钱仕豪

通讯员 杨健

编辑 王琳

编审 胡莹